搜索
查看: 1|回复: 0

又是车祸!

[复制链接]

9055

主题

9055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737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是车祸!
  后来才知道,关于贝克汉姆车祸的事,只是一则假新闻而已,然而,无论为了什么目的,蹂躏了那么多FANS的情感,拿别人的痛苦来开玩笑,实在不是缺德两个字就可以形容得到的。

  

  又是车祸!

  ——淡紫女孩

  

  

  虽然我从来对贝克汉姆白癜风治疗需要多久没有过好印象(尽管他的FANS很多),然而对于车祸,我还是感到很可惜。但是,车祸这事,谁也意料不到的。生命是很美丽,很珍贵的,可是,遇上车祸,终究不知道几时会灰飞烟灭。

  我对车祸实在是太深刻了,可以说是烙在我的脑海中一般。在我的生命中,有两次永远无法忘怀的车祸。我的第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也就是在车祸中丧生的。

  整个小学直至毕业,我交到一个要好的朋友玉,也是我当时唯一的一个朋友!就在初一的暑假,突然的,我听到她在车祸中丧生的消息.十四岁的我,一直生活于安逸中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青春并不意味着远离死亡。当时我是整个人呆住了,我不愿相信,那么美丽那么优秀那么年轻的生命,一瞬间就全部成了泡影!已经八年过去了,听到消息的那一幕,还是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忆起,总会一阵心酸。八年来,我从不敢到她的幕前,我害怕,我害怕亲眼看到她躺的地方,我害怕,我害怕我心底里残留的欺骗自己的说法会在见到幕碑的那一瞬间被击碎,我,宁愿相信,是有人和我开了个恶意的玩笑。我只要,我只要,这一说法,并不是真的,虽然,在很清醒的时候,我也知道,那,并不是玩笑。

中科白癜风公益活动
  与生命飞逝相比,也许,另一个车祸可以算是老天的一个恶作剧,但是,却是我亲身经历的。每一幕,我都见得清清楚楚,也正是因为见到清楚,所以才更是成为我脑海中的阴影。

  那是我高一的暑假,老天飞着雨,父亲驾着车,弟弟就坐在前座,我和姐姐就坐在后面。也许就因为路湿,在交叉路口,一辆小型货车,撞上了我们的车的侧面。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的,我亲眼见到一个大物体向我们这边冲过来,仿佛电影里的镜头,它似乎也想慢些,但是,雨,也许就是因为该死的雨,终究它还是撞了上来,撞在了姐姐的那个座位上。我只觉得一阵眩晕,意识晃动了一下,然后就是非常的清醒,特别是姐姐抽搐着,整个缩成一团,硬硬地倒在我的身上时,我的脑海里立即闪现出那个车祸中丧生的玉。泪水立即迷蒙了双眼,我拼命地摇着她,叫着她,仿佛她正走向地狱而我试图要把她从地狱中叫回来似的。但是,她只是翻白着双眼,没有给我任何的反应。我们身上都是玻璃,但是我不理,还是拼命地发疯地叫着她,摇着她。那一刻的我,简直就快要崩溃了。生命中最残忍的事情,并不是死亡,而是,眼见着自己所爱的人,受着痛苦的煎熬,自己却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后来姐姐和我谈起,她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也没有后怕,因为她当时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就没有见到那情形,而我,却是那么活生生的,活生生地见到她在我的面前挣扎,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

  嘶哑中,我仿佛听到父亲的声音,叫我把姐姐拉出来,我这时才真正清醒过来,一边拉着姐姐,一边看了看弟弟,他和姐姐是在同一侧的,也被撞到了,但是,好像还是很清醒的样子,声音虽然听起来有些迷胡,然,还是回应了我一声说他没事。我把姐姐拖出来时,他已经坐在地上,只是发呆。

  只是,父亲呢,父亲到哪里去了?他那个座位是最远的,我都能如此清醒,他当然是更没有什么事的。我嘶哑地叫着父亲,但是,没有人回答我。泪水和雨水已经迷蒙了我的双眼,四周围了一大圈看着我像个小丑一样发疯的人,一个个简直就是鲁迅笔下那些麻木的人们的翻版,任凭我如何竭斯底里的呼喊,没有人理我。每一白癜风控制个人的表情,庆幸于不幸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表情,对别人痛苦无动于衷的表情,让我绝望的表情……那一刻,我觉得我是疯了。

  我已经丧失了理智,我不管弟弟是不是受了伤,我喝斥着他快去叫辆车,要尽快把姐姐送到医院,他的确是站了起来,但是,却好像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他好像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怎么做才好,也许他当时是给震傻了,但是,我已经没有想那么多了。我们的身上全是玻璃,姐姐还是那样的缩成一团,没有一丝的知觉。我头脑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赶快到医院,我很害怕,我很害怕姐姐也会和玉一样,我怕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的面容……

  没有人帮我,我只能放下姐姐,把弟弟拉过来,叫他守着。我想冲出去叫车,但是,四周的人围成一团,我看不到宽宽的公跑上是不是会有巴士,我揪住一辆人力车,哀求着他赶快送我们到医院,尽管那会是很远的路,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已经不管了,我只知道,只要有车,就会很快地,很快地到达医院,就会很快地救回我深爱的姐姐。

  那个外地人似乎也有些被我的无助感染到了。迟疑着上前。父亲终于在这时刻出现了,我们扶着姐姐一起上了一辆巴士了。原来,他是去报警,刚好有要执行公务的巡警,还帮忙截住了一辆巴士。也许父亲是冷静的,也许,他的做法才是对的,但是,当时的我,对他却只有恨:报警能够救得了人吗?要是姐姐真的有什么事,我会恨他一辈子的。

  在车上,父亲抱着姐姐,我拨开她脸上的湿发,她还是一点知觉也没有,最可怕的是连呻吟一声也没有。我只是感到很害怕,很害怕。我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很快到了医院,司机对于被我们缠上,好像显得很不乐意又无可奈何。最后也不忘了收我们钱!还说什么遇上这样的事是很不吉利的,要收些钱抵灾,我当时已经忿怒到了极点,要不是要追上已经给了钱快速向急诊处奔去的父亲,我肯定冲上去给他一巴掌。反正我是已经疯了。

  我赶了进去,父亲已经把姐姐放在病床上了,医生就在旁边,我听到了她轻轻的呻吟声,她终于有了反应了。过了一会,她已经完全醒过来了,医生说是一时受了震动才会没了知觉,虽然还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还是其它地方,但是,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只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泪水还挂在我的脸上,也许是雨水也说不定,总之,我也真正清醒过来了,神志中终于灌进了大家都没事的意识。后来整个暑假,我都是在医院度过的。一个多月后,姐姐终于出院了,弟弟也没有什么事。大家好像一点事也没有。甚至连当时的情景也不太记得了,只有我,像做了一场恶梦似的,使我对于车祸,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敏感,我不想谈论到谁于车祸中死亡,我觉得那只是一线间,谁也预料不到,生与死,可以是如此的接近。

  其实,当时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只是我自己瞎忙罢了,然,自从听到玉的死讯,我的神经就变得异常的脆弱,特别是对车祸两个字。也许,我对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失望,才会在那以后,对许多事都比较冷漠。很多事都无法令我动容。我变得深沉,不太像我这个年纪所应该有的。车祸两个字,成了揭我伤疤的利刃,而对于车祸中丧生的人,我除了同情于其家人之外,已经没有了什么感觉了。

  也许,我们一家算是车祸中的幸运人群,然,伤心是一样的!文明发展的世界,不能没有交通工具,不能避免车祸,所以,我们唯有祈祷,祈祷我们不要是车祸选中的幸运儿。也许,我们应该像围观别人痛苦的人群,在看到车祸时,暗自庆幸,庆幸那躺在地上的人,并不是自己。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Email)calyx2000@yeah.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1

UB44预测论坛力争做用户最喜欢的PC28在线预测论坛,PC28论坛。本站内容范围广,包含PC28官网资讯
(PC28数据,PC28技巧,PC28模式)还有开奖预测走势图等等内容。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